聯系方式:010-65256519

行業要聞

杜斌:鋼鐵業智能化工作決策有4點注意事項

  談鋼鐵業智能化技術的推進與決策

  寶鋼中央研究院智能制造研究所首席研究員 杜斌

文章來源:中國冶金報

  參加這次討論使我深刻感受到了中國鋼鐵人要為世界鋼鐵業技術發展做出重要貢獻的強烈愿望和時代要求。大家暢談“留下中國人技術印記”這個重大話題,既站在鋼鐵強國的高度,又選擇“未來智能信息系統”這個具體案例,讓我們進一步看到這種愿望正在與具體行動的加速結合。我作為專業人士很受鼓舞,也將認真傾聽和學習。

  2015年來,鋼鐵業把智能化作為戰略方向和核心的技術抓手,鋼鐵企業、相關大學和技術公司都投入了極大的熱情,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形成了初步的技術生態。但正是由于熱門,網上也流傳一句調侃的話:“智能化是個筐,什么都往里面裝”。其實,不同鋼鐵企業的階段和技術基礎不同,面對這種快速到來的新技術浪潮和錯綜復雜的需求,企業智能化相關的決策者在怎樣選擇、推進和決策智能化工作方面一定頗具難度。作為在鋼鐵自動化智能化領域工作了一輩子的專業人士,應該努力提出一些建議供大家參考。為此,本人完成了一篇名為《鋼鐵業智能化技術推進與決策的思考》的長文,從多方面探討了鋼鐵業智能化技術的決策要素和推進方法等,該文擬于近期在《中國冶金報》發表。

  今天,借這個機會也聊一下這個話題。主要講文章中說到的兩個方面:一是分類梯度推進問題,二是企業智能化決策的注意事項。希望對鋼鐵業智能化推進者有所幫助。由于企業的自動化信息化基礎不一樣,不宜都以一個模式進行智能化工作。換句話說,自動化、信息化與智能化要采取不同的技術和管理推進方法,我們認為雖然自動化和信息化適合大面積推進,而智能化則需要逐步進行。針對這三者,結合寶鋼的實踐,這里給一個簡單的順序:先自動化(包括各類自動化裝置、過程控制系統等,這些投入對現代鋼廠必不可少的),再模型化(這里主要指二級控制模型),因為過程控制模型要比現在的智能化技術對制造的作用更直接更準確更成熟,這個認識是來自寶鋼十多年持之以恒的“數模推進”的集體智慧。與之平行的就是先信息化,再智能化。筆者在寶鋼研究院的團隊2003年介入當下的鋼鐵業智能化領域,根據寶鋼的實踐,智能化技術價值在信息層面得到了廣泛驗證,是性價比高、風險低、適應性較強的技術群??梢灶A見,未來的鋼鐵業宏觀變化(如集團化、供應鏈一體、制造柔性、新材料拓展等)離不開這些技術的支撐。

  關于智能化工作決策的注意事項,談四點體會供大家參考。

  第一,考慮到智能化技術很新,智能化不同于自動化和信息化,絕大多數過往畢業的鋼廠各級決策者并不深刻了解這個領域,也缺乏豐富的實踐檢驗。因此,決策時要尊重內行,不被“各類展覽和媒體段子”迷糊了眼睛。數年來,我有幸接觸過很多行業內國企民企的相關計劃,在智能化領域的確存在一定程度的盲目性。當然,現在很多企業內部缺乏真正的智能化專家和內行,但可以從行業里面找到。對于中小鋼鐵企業,行業協會、特別是冶金自動化學會可以進一步加強這方面的服務和技術引導。

  第二,智能化的需求要認真識別和尋找,這個識別的過程要多專業(如工藝+控制+智能化)的工程師一起討論和論證,才能選出有價值的東西,使得投入不盲目,可實現性高。僅僅由現場工藝或者制造工程師提出的方案很可能存在技術可行性方面的問題,也不容易找到最合適的優化空間。同時,要依靠內行識別社會可獲得技術的真實價值,不被忽悠。

  第三,不追熱點,當下各種形形色色的熱點往往來自商業和純學術背景,與工業實際問題差距較大,直接引用難免出錯。對于鋼鐵業智能化工作,我喜歡寶武提出的“四個一律”和“三跨融合”,喜歡鞍鋼提的“數字化”這些直截了當的技術用語。不喜歡學術性強,如“數字孿生”“工業元宇宙”等,雖然它們本身沒有錯,但對鋼鐵業針對性低,令大多數非專業工程師費解,且內涵外延不清。我們是實業,花樣繁多或者一年一變的技術概念其實弊大于利。第四,充分意識到智能化是一個漫長的挑戰,企業要“路、車、司機”平衡發展才是效率最高的。這里“路”指的是信息化基礎設施,“車”指選擇做什么課題,“司機”則是指企業內部的人才和培訓。培訓要堅持“必要性、實用性和適度完整性”,不必“高大全”。本人參加過多次對企業工程師的培訓交流,深切感受到了由于專業的差異和大工作負荷等因素,培訓內容過多過深會讓非專業的工程師望而生畏,效果可能反而事倍功半。另外,建議培訓重點應該是中青年員工,可能的話要學習一門計算機語言,我們向寶鋼股份推薦的是Python。

  

×

業務咨詢

總業務咨詢 和我聯系
Contact us 和我聯系

在線報名

二維碼

微信公眾號
欧美黄色网站